京剧新闻

戏校

名家名派

戏园

收藏

京剧论坛
首页 | 演出 | 论坛 | 戏园子 |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京剧讲坛 > 大师讲座
高盛麟:演剧心得漫谈
  作者: 加入时间:2007-10-21
  阅读次数: 来自:

    《戏曲艺术》编辑部约我写篇文章,让我谈谈表演经验。我的理论水平不高,谈不出什么系统的道理,只能就自己几十年的舞台生活,谈一点个人的经验吧。我想谈三个问题:一个是做武生演员,怎么样才算是打好了基础;第二个是关于如何演好人物的问题;第三,谈谈表演艺术应当跟上时代的问题。有不妥之处,望予指正。

要打好基础

    做一个武生演员,怎么样才算是打好了基础呢?有的同志说:武功好。不错,一个武生演员,武功是不能缺少的。试想,一个武生演员,如果腰腿不听使唤,不会武打,那是绝对不行的。武功对于武生这一行当来说,不仅不能缺少,而且要练得非常扎实。

    但是,一个武生演员,决非练好武功就算打好了武生演员的基础。因为,就武生这一行当而言,它在舞台上和其它行当一样,也是要通过表演去塑造人物的。那么,单凭武功,当然就远远不够了。

    我认为,要打好一个武生演员的基础,应当具备以下两个方面,即扎实的专业水平和相当的文化理论和生活知识。 所谓扎实的专业水平,即常说的“四功”——唱、念、做、打。当然,就某一个演员来讲,是可以有所侧重的,或者以唱为主,或者以武打为主,因为从演员的本身条件看,唱、念、做、打全能者,终为少数。况且,京剧中的武生行当及其剧目,是有不同工路之分的。比如“靠把武生”,是指以靠功把子为主的武生工路。其专工戏像《挑华车》中的高宠,《长坂坡》中的赵云等。“短打武生”,是指身着短身战袄,身体轻捷专以翻打为主的武生戏,如《三岔口》中的任堂惠,《十字坡》中的武松,《四杰村》中的余千等。再则是“文武生”,是指以唱念、身段为主,有少量武打的武生戏,如《落马湖》、《连环套》中的黄天霸,《独木关》中的薛礼等。所以说,演员侧重于唱、念、做、打某一方面,是符合实际的,是必然的。但是必须明确,这里讲的是“侧重”,决不是“只重”。所谓“侧重”,是指你在全面打好唱、念、做、打的基础上,更精于其中的某一功(或唱、或打)而言。如果离开了全面的基础,就只去打,或只去唱念,显然是不行的。近年来我看到有些青年武生演员演戏就存在上述毛病。比如演《三岔口》,“摸黑”的一段武打,打得很轻巧,动作也很熟练,就是缺乏表情,戏:做得不够,动作的美感也差。这出戏念白虽然不多,可是在“走边”一场中的几句念白,念得非常草率。

    《三岔口》的武打是在黑暗环境中的对打,而且又是一场误会的对打,这就需要演员通过武打把环境和剧情交代出来,一句话,这出戏的武打,是离不开“做工”的。既要打得灵巧,又要打出戏来,观众看了才有情趣。戏中任堂惠“走边”一场的几句台词,也是忽视不得的。“今奉将令挂征袍,披星戴月不辞劳,二哥发配沙门岛,暗地保护走一遭。”这简短的四句念白,要以清朗的声调,铿锵的字音,把任堂惠的去向、任务交代清楚了,而且还要把任堂惠的机智、果敢、勇往直前的性格特征交代出来,让人一听,就是个英雄。这就说明演员没有一个全面的基础,缺乏表情是“做工”差;念词草率是“念工”差;动作欠美,是只重视了“武”,而忽视了“舞”。我觉得武生的“武”,是包含着“舞”的成分的,二者既结合着,又不是一回事儿。所以要把“武”与“舞”的关系处理好。光讲“武”,不注意“舞”,往往是猛勇有余,而在动作的美感上就显得不够了。当然过分强调舞蹈美,武勇之气没有了也是不行的。

    做一个武生演员,除必须打好专业基础外,文化、理论和生活知识也是少不得的。一提起学文化,有的同志认为那是做学问人的事,特别是一些练武功、学武戏的人,学文化更是坐不下来,这是要不得的。人们常说:文化是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我想,对一个演员来说,既是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也是打开艺术宝库的钥匙。没文化,没有历史知识,对于你所演出的戏,你所扮演的角色,你就无法解释它。在旧社会,大多数戏曲艺人没条件学文化,常把戏词唱错,闹很多笑话。今天虽然没有再出现把“休把虎子当狸猫”唱成“休把胡子当驴毛”之类的笑话,可是唱“胡涂戏”的仍然存在。试想,一个演员对自己所演出的戏,所扮演的角色,它的时代特征、性格特点全然不晓,那怎能把戏演好?就是演出了,也一定是在进行技术表演。戏曲界有句老话:“要演深,通古今”,就是讲要有文化知识、历史知识才能把戏演得深透。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戏曲演员,没有文化是社会造成的。解放以后,党提出了“改戏、改制、改人”的戏改政策,艺人补习文化,扫除文盲,提高了演出水平。今天的社会条件无比优越,不重视学习文化,就是自己的责任了。其实,生活在旧社会的戏曲艺人,特别是一些在艺术上取得成就的名家,他们的文化程度,也并不见得就。比如就以武生名家杨小楼先生来讲,他对于文史,对于诗词、古文,都有一定的水平。他能背诵《庄子》,他写得一手好字。我想这些也都是他所以成为武生名家不可缺少的条件。

    一个演员在提高文化的基础上,还应当学一点理论。有了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观点;有了正确的观点,才有鉴别能力。我们平时常说:“会看戏才会演戏”。这个“看”,就是鉴别,就是分清是非。比如,就戏曲舞台上的表演来说,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只重技术,不注意塑造人物;一种是片面地追求生活的自然形态,不注重舞台艺术的完美。前者是形式主义的表演法,后者则是自然主义的表演法。显然这两种表演方法,都是不足取的。那么,另外一种表演方法,则是既讲从人物出发,注意表演的生活气息,又很注重戏曲艺术的个性和它的完美性。自然,这样的表演法,才是可取的。我想这就是理论吧,这样的理论,做为一个戏曲演员,不仅应当学,而且应当学好。当然,这只是从表演角度所举的一个例子。其它方面像演戏的目的?演员与角色的关系?思想内容与艺术技巧的关系,以及戏曲艺术的继承与发展问题……等等,都是理论上的问题,作为一个戏曲演员都应当把它的基本道理搞清楚。这样在进行艺术创造过程中,才能摆脱盲目性。

    再有是深入生活问题。从京剧的发展角度来看,是要演现代戏的。有人说京剧演现代戏是近几十年的事。其实不然,京剧自其形成之日,就演过反映当代生活题材的戏。例如早在1845年(清道光二十五年),京剧舞台上便演出过一出叫做《烟鬼叹》的戏,这是一出老生唱功戏,它的故事内容,是写鸦片战争的事情,通过一个中国人吸食鸦片之后的悲惨境遇,揭露了帝国主义以鸦片毒害中国人民的罪行,告诫中国人民不要受其坑害。之后如同、光年间田际云、谭鑫培合演的《惠兴女士》,汪笑侬演出的《波兰亡国惨》,民国以后刘艺舟曾演出了痛斥袁世凯复辟帝制的《皇帝梦》,梅兰芳先生演出了《孽海花》、《一缕麻》、《邓霞姑》,30年代周信芳先生演出了《宋教仁》,欧阳予倩先生演出了《黑奴冤魂》,40年代的革命根据地延安到新中国建立以后,排演的现代戏就更多。从京剧的发展历史来看,京剧演现代戏是从来没有停止过的。所以我建议青年演员应把眼光放远点,要做演好现代戏的准备。演好现代戏就需要有生活,积累生活素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希望青年演员平时就要养成观察生活的习惯,大量积累生活素材。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文章
 
 ·中国戏曲学院赴津汇报演出座谈会  (2006-07-24)
[!--temp.newsbottom--]
 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票友社区
 最新文章
·京剧脸谱的分类
·广告服务
·李炳淑一家
·常用的京剧曲牌
·京剧脸谱图说
·程砚秋儿子呼吁继承程派要原汁原味
·京剧曲牌简介
·京剧的面具
·京剧服装色彩多义性举要
·京剧梅派唱腔及行腔要领初探
 唱段视频
·《生死恨》恨只恨负心人天良丧尽(梅兰芳)
·《廉锦枫》遭不幸老严亲戎边丧命(梅兰芳)
·《奇双会》进衙来不问个详和细(梅兰芳)
·《打鱼杀家》波浪滔滔海水发(梅兰芳)
·《游龙戏凤》月儿弯弯照天涯(梅兰芳)
·《四郎探母》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梅兰芳
·《洛神》屏翳收风天晴明(梅兰芳)
·《西施》(梅兰芳)
·《宇宙锋》(梅兰芳)
·《御碑亭》(程砚秋)
 京剧新闻
京剧能否出现新的流派?
京剧能否出现新的流
《铡美案》又有新版本 天津京剧院新编《香莲案》
《铡美案》又有新版
天津五大头牌亮相长安大戏院
天津五大头牌亮相长
京剧专业不限龄 14岁女生争考京剧班
京剧专业不限龄 14岁
 戏校
京剧戏出年画 堪称年画活化石
京剧戏出年画 堪称年
夜深沉
夜深沉
脸谱颜色的秘密
脸谱颜色的秘密
“小冬皇”王珮瑜:京剧是一门男性的艺术
“小冬皇”王珮瑜:
 站内搜索
 
 热门文章
·京剧能否出现新的流派?
·谈谈中国京剧声韵
·京剧和票友的风来雨从 情同鱼水
·京剧戏出年画 堪称年画活化石
·京剧传承讲市场 啥都拦不住
·北京京剧院的新思路 扩大京剧的群众基础
·京剧向左还是向右?
·《铡美案》又有新版本 天津京剧院新编《
·缺经费缺师资 京剧进课堂遇尴尬
·夜深沉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人才招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Reserved 2006-2010 中国京剧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06007452号